頻道: 美容 瘦身 愛情 星座 職場 新居  網上商店: 十方水晶館網絡商店
你好,各位婚友 登錄 註冊 搜索
背景:
閱讀文章 - 婆婆軟禁了我那顆離婚的心

婆婆軟禁了我那顆離婚的心

[日期:2011-08-05] 來源:網路轉載  作者:佚名 [字體: ]
婆婆软禁了我那颗离婚的心

  曾經的「魚水相伴」

  飯桌上,我不動聲色地觀察顧田的臉。他還是像往常一樣,為我夾菜添湯,而我吃下去的每一口,都苦澀如藥。我們看起來依舊平淡幸福,婆婆意味深長地看了我一眼,微笑。

  我無法相信顧田能將一顆心收放自如,他昨天才從深圳回來,為了一個女人他去深圳,三天後憔悴落寞地回來。一覺之後,他精神抖擻地擁抱我,「月月,我最愛的還是你。」

  也許女人真的是用耳朵來談情說愛的,顧田就有這樣的魅力,讓女人的心乖乖地貼在他溫柔的嘴唇上。

  18歲那年,我就被他的甜言蜜語給虜獲了。顧田送花給我,在宿舍樓下大聲叫我的名字,這也許對城市裡的女孩來說不足為奇,但是對於我們這一幫在服裝廠打工的鄉下姑娘來說,是莫大的榮幸。

  姐妹們羨慕得直歎息,「跟他好吧。」我就這樣被顧田牽了手。

  他也是鄉下出來的孩子,父親在武漢已經買了房子。顧田愛玩浪漫,下班接我,那是一定的。那一次,約好的見面我沒去,他一個勁地往我宿舍樓下打電話,等我回來,樓下大爺說,那小伙子找你找瘋啦!

  顧田哭了。他抱得我喘不出氣,「你知道我多擔心你嗎?你要急死我嗎?」我的頭埋進他的胸膛,感受著他強烈的呼吸,眼睛都濕潤了。

  我們也吵過鬧過,像每一對戀人一樣說分手,顧田居然拿了把菜刀堵在門口對我喊:「你走之前,就先把我殺了!沒有你,我活著沒意思!」

  我把這些甜蜜和驚嚇統統歸結成「感動」,他愛我,才不顧一切。顧田給我寫情書:你是魚兒我是水,魚水一生不能分。這句俗氣的話讓我感動了很久。

  魚和水是要相伴永遠的,那就結婚吧。

  背叛冷卻了幸福

  進了顧家的門,婆婆笑得很燦爛,「第一次見你,就覺得你好!」公婆都喜歡我,說我文靜賢惠,是個顧家的本分姑娘。顧田的姐姐們也誇我,「他是我 們家的獨兒子,被我們寵壞了,你要多包容。越看你越喜歡,真像我們的妹妹。」家裡的大小事情都不用我們管,公婆全包了。他們對我甚至好過了頭,有一次,我 一個女同學來找我,婆婆誤以為是來找顧田的,劈頭蓋臉地罵了那女孩:「他是有家有口的人,你找他做什麼?」

  我真是覺得自己掉進幸福罐裡去了,有疼愛我的丈夫,還有一家子親熱的親戚?直到一個夜晚,我接到陌生女人的電話。

  那女人聽見我的聲音就掛,掛了兩次,我煩了,直接打過去問她:「我是他老婆,你找顧田什麼事?」那個聲音膩得滴油:「哎喲,他結婚啦?」我推醒了顧田讓他接,他的臉色就變了。

  他的解釋很含混,說是歌廳裡認得的女人,無聊得很。我氣壞了,直接和婆婆說了。那一夜,鬧得全家都不高興。

  第二天,我正守在店裡發呆,婆婆一個電話打給我:「月月,我已經打電話把那個不要臉的女人罵了一遍。顧田沒有良心,他居然和她說,你不是他老婆,是他的嫂子……我們已經搞定這件事了!」緊接著,顧田的大姐二姐分別給我電話,「我們都狠狠教訓了顧田!」

  婆婆後來和我談心,她說瞭解自己的兒子,以前喜歡和這個談和那個談,「他結婚後好多了,你放心啊!」

  說實話,我不放心。我也瞭解顧田,他即使有了家,有了2歲的女兒,他的嘴巴對我甜,對其他女人也一樣甜。

  今年3月的一天,出了件奇怪的事:一向不管孩子的顧田居然硬從婆婆那接走了女兒,說帶她出去玩。孩子長這麼大,他抱都沒抱過幾次,更別說照顧她了,居然要帶她出去玩?

  這一走,他的手機也關了,從上午到天黑,都聯繫不上這父女倆,我和婆婆急得夠戧。

  當顧田帶著孩子回來的那一刻,家裡的氣氛緊張得一觸即發。婆婆一再逼問,顧田承認了:我抱著女兒去欣子家了。

  欣子是他中專同學,兩個人分散了七年再次遇見,曾經清純的愛戀忽然就燃成了激情的火焰。聽到這裡,我眼前都黑了。婆婆比我還氣,她哆嗦著問出了那女人的地址,也問了我想問的話:為什麼帶著女兒去?顧田囁嚅著說,「為了向欣子家證明,我離婚了……帶著女兒。」

  這就是我的丈夫,那個對我寵愛呵護的丈夫,他用自己的孩子為骯髒的感情做掩護,我抱著女兒眼淚不斷地掉。

  我想,婆婆的恨意也不比我少,第二天,婆婆帶著女兒,抱著孫女找到了欣子家。後來婆婆和我形容,「她家人一看見我帶著孩子來了,居然都喜笑顏開……他們都被顧田騙了,以為他是單身,還以為我是上門來提親的!」這是個笑話麼?為什麼我聽到這裡,眼淚都忘記了流。

  當婆婆說完真相,欣子全家的臉色由欣喜轉為憤怒,他們也是受害者。

  這全都是顧田惹的禍,我一向柔弱,卻無法再忍受,「我要離婚。」

  可悲的「魚水相伴」

  我的決定沒有讓顧田慌,到是讓公婆姐姐們慌了神。婆婆是這樣勸我的:「我要是你就不離!不能便宜了這樣的男人,他在外面花,你就要拖垮他,等拖個幾年,就不信他能和外面的堅持玩幾年?他還沒長大,過兩年醒了就好了。」

  姐姐們輪番和我做思想工作。「孩子還小,你忍心讓她失去爸爸?」「她被我們帶出感情了,你以後跟了別人,別人能容得了孩子?」「你去哪找那麼好 的公婆啊,什麼都不讓你操心?……」每句話,都說到我心疼的地方。女兒兩歲了,吃飯睡覺只找婆婆,她已經淡忘了爸爸媽媽,和公婆親得不得了。

  女人一旦成為了母親,所有的心思都在孩子身上。是啊,我這一離婚,孩子不就跟著我受罪了麼?

  可是顧田說,「我和她分不了,我們是有感情的。」感情?他當初可是愛我愛到骨子裡去,三年後,不也成了這樣的局面?「你不懂,我和欣子不一樣,我們連架都沒吵過!」

  我約出了這個讓他連「架都沒吵過」的女人,我想告訴她,顧田還為我自殺過呢。

  欣子在我面前很委屈,「你婆婆打過我的電話,厲害得很!」她哀怨地說,「你們全家不該這樣對我,我也是受害者,顧田告訴我他離婚了!」我對欣子道歉,代表公婆對她道歉。她挽住我的胳膊,「月月,如果我知道你的存在,絕對不會趟這趟渾水。」

  她淚水漣漣地表示,她也對顧田有感情,「他很會說話,」她忘情地說,「他說我是魚,他是水,魚水怎麼能分開?」

  沒有比我們的談話更諷刺的了。我哭笑不得,這個男人,連騙女人用的話都幾年不變,還是這一句!我的心,當時已經一片漆黑。欣子向我保證,下個月她就去深圳打工,也是為了遠離顧田。

  人回了心已不在

  我知道欣子離開的時間是4月18日,我在電話裡千叮萬囑,叫她別告訴顧田。不知道為什麼,我隱隱有預感,如果顧田知道欣子要離開,會跟隨她一起走的。

  17日晚上,我睡不安寧,身邊的顧田已進入夢鄉,我望著他的臉,難道欣子離開了,我的丈夫就安全了嗎?我把他壓在身下的衣服抽出來放好,這一抽,就抽出了一張火車票。

  火車票是從衣服口袋裡掉出來的,我看著那目的地:深圳。心就彷彿被熱辣地抽了一耳光。我的丈夫,果然在計劃一場私奔。

  我把火車票悄悄給了婆婆,那一夜,我守在鼾聲如雷的顧田身邊,淚流滿面。

  第二天清早,顧田就對我發脾氣:你看見我東西沒有?「什麼東西?」我故意問。他不說,逼急了,就奪門而出。

  打他手機,關機一整天。他失蹤了。

  又過了一天,我才聯繫上他,顧田說:我在同事家打牌,要打幾個通宵,過兩天我就回。我再繼續問,他就不耐煩了,「不多說了,電話費貴!」他說漏了嘴,不是長途,電話費怎麼會貴?

  我又給欣子打電話,我說你不是答應我不告訴顧田你去哪嗎?她也急,「我沒說啊,不知道他怎麼打聽到的。月月,你放心,他沒有我的地址,我也絕對不會見他!」

  我放得了心嗎?顧田的心,是真的放出去了,即使是綁架,也綁不回來。

  我就守在店裡,呆呆地想,默默地掉淚。婆婆在一旁氣咻咻地罵,罵這個不爭氣的兒子,罵他不知好歹,不懂得珍惜。她怕我離開顧田,「你是我女兒,即使我不愛他,也愛你。你不能離開我們家啊。」

  三天後,顧田回來了,失魂落魄。然而不過一天的工夫,他就像變了個人似的,彷彿什麼事情都沒發生,對我和孩子關心體貼。「我要好好和你過日子。」這是他的承諾,可是我已經怕了,我一聽見顧田說好聽的話,都要在心裡過一遍,懷疑一遍。

  晚上我洗澡出來,看見他在聊QQ,一見我來,連忙關機。趁他上班,我偷看了他的聊天記錄,他在給欣子留言:我知道你不想見我,我不逼你。我只想告訴你,回家只是我的緩兵之計,我在這裡等你回心轉意。只要你回來,我馬上離婚……

  我害怕的地雷終究是爆炸了,顧田果然不是為了愛我而回家。他是回來了,可心已經丟了……而我該離開這個沒有感情的家嗎?我知道公婆會怎麼說,他們會讓我等顧田「長大」,過兩年他就懂事了,你帶著孩子去找人,能找什麼樣的人……然而這日子,我過得如死灰。

留言(只要登入Facebook即可直接留言):

推薦 打印 | 錄入:eric | 閱讀:
網站搜索
搜索:
標題內容作者